盐海

主博客
盐海主要堆放惯有文风同人,主严肃向。
子博客
水压骤降主要堆放段子和轻松日常类。
六十七主要堆放全职相关。但文风与主博客差异较大。
lgπ主要堆放电波类,三观不正物。
我从来不爬墙,只是容易突然变懒。真的我小学四年级喜欢的cp到现在想起来还会在其他号上更一更。只会入坑不会爬墙的我迟早要死(躺下)
我喜欢妹子。(咦为什么突然谈到了这个。)

造物者 00 修改稿

我发誓我再也不一次性更完了。

一万多字的文稿消失。我——。

这是唯一的幸存品。我怀着一种悲哀到极点的情怀发了上去。

我会努力再写一遍的。谈迁我敬你。来,干。

有黑暗 疾病 流血 电波 表现。建议看过的再看一遍。我写到快结局的时候最初的大纲已经不认得这是个什么玩意了。而且埋了伏笔。妈蛋又想到我那逝去的文稿了。让我冷静一会。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发呆,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就像在睁着眼睛睡觉,或者是看到了什么远处的风景。远处腐烂的婴儿。西昂想。这才是最正常不过的吧。他走上前,看到那人坐在灰尘里。他死了吗?为什么没有腐烂的气味也没有危险的气息?他不知道也没有必要知道。此时他需要关注的的只是桌子上的一篮面包,疲软温暖的如同刚刚咽气。他走过去,然而那个死人的僵硬却被他的步伐杀死了。死人站起来,他跑起来,退路被风关上。

  “我没有恶意的。”死人对他说。西昂拿起刀然而死人却叫他放下。“你是需要面包吗?”他说。“请将那些拿走吧,如果这能证明我是善意的话。”

  他依然没有动,背靠着门,面带动着手里的刀朝着他:“站起来。背对着我。不要动。”死人看着他,干净的皮肤映着惨白。他站起来并缓缓转身。

  他拿起那一篮面包转身而逃。猛地撞门接着门开了。没有月亮在空中,风也没有再把门关上。

  他往回走的时候觉得一切荒谬至极,自己抢了别人的食物而那个人允许自己就这样离开?他慌乱地低头,篮子里面的面包还荒谬地散着热气,上一次见到热腾腾的白面包是几年前?短暂的停顿之后又加速离开,他不应该允许自己继续思考这件事。西昂快步走过森林走过小桥走过曾经是农田的荒地,接着走过如茂盛生长的小麦一样的片片墓碑。他知道这些墓碑已经丧失了生长的资本,原因很简单。他不会死,克莱尔不会死。他能确定。这个村子死亡不会再生长但也永远不会消失。

  “西碳回来了?”他推门的时候克莱尔说。他应声之后放下篮子。“今天的食物似乎闻起来很棒嘛…哇!”克莱尔瞪大了眼睛,深陷的眼窝把蓝天的眼睛埋在泥潭里:“西碳你这是从哪里找到的!”

西昂随口扯谎:“路上一个老头死了怀里抱的。”他将停顿变为停止,示意话题结束。将面包往前推了推:“吃。”

  克莱尔笑着抬手接着放下,看了一眼西昂,然后作了一个双手合十的动作:“感谢那位爷爷为我和西碳带来食物,祝您在天堂有源源不断的面包吃。再也不用回到这个要死不死的世界啦!”

  “说的真好,我都想上天堂了呢。”西昂脱掉外套:“只不过据说天堂不收饿死鬼唉,虽然不能预知,但感觉你这家伙十有八九会饿死在什么奇怪的地方呢。”

  “唉!西碳好过分……”这么说着嘴巴却被人用面包塞住了。

  “所以快点吃。”西昂不耐烦:“如果死之后不想被天堂检录员赶出来的话。”

  克莱尔看看他,嘴里嚼着面包,口齿不清地笑了。

  “果然西碳是个温柔的人呢。”

  “去死。”

  “说什么饿死鬼会被天堂赶出来,不过是想让我多吃点吧。”

  “你生病了当然要多吃点,想死的话我可以现在给你来一刀。又或者你比起刺杀更喜欢扑杀?”

  “西碳。”他说。西昂。

  西昂最不喜欢看到人死了。所以我不要死。

  他愣住了,看向不知道的方向,风把那句话从空气中从脑海里带出来粉碎,粉尘没有那种窒息的气味。

  “……好恶心啊。”西昂说:“要不是你生病了,我可是会一拳打上去的。”

  “哈哈。”克莱尔笑起来。泥潭中的蓝眼睛却陷的更深。

  

  他想。自己一定是病了,病的很严重以至于脑子都出了问题。他走过种植墓碑的农田,走过荒地走过小桥走过森林。如同树叶间的月光一样突然出现的木屋伸出光秃秃的舌头小路,对他说看吧你果然很蠢,前面说不定就有一大帮人在里面埋伏着等着把你的骨头扔进去锅里煮。你记得的吧那个孩子,就是因为轻信了别人而死啦。你还记得的吧你肯定还记得的。那么多次梦境里出现过的你怎么可能忘记呢?你最后找到的只有她的头,把头从那个锅里捞出来时她的脸都黏在了锅壁上。

  那张失去皮肤的脸将什么东西从深渊拽了回来。他拿出一块石头向门口砸过去,然后将两片面包放在地上转身就跑。但是脚步迈开的时候却有什么不对了。周围的树丛无尽地蔓延着最终指回那个屋子。而那个死人却站在了门口。接着一切变成了无尽的白色。白的像天堂也像地狱。

  他摸出小刀。手指在刀刃上找出了微弱的痛感。

  

  “请你放心。”对面的人说。我没有恶意的。

  我为什么要信。

  现在你也可以看到这里真实的样子了吧?所以说这里除了我没别人了。

  还有我。

  对。他突然笑了。现在还有你。

  那个人对他说自己叫阿鲁巴,为什么在这里的原因是被魔王封印了。他是一位非常厉害的勇者所以他需要出去干掉魔王拯救世界。这个世界由于魔王出现在了人世所以会变得寸草不生。阿鲁巴满脸激昂,讲出了一系列听起来就很恶心的词汇,比如勇者,比如魔王。比如舒勒斯参数,比如魔力制造君。最后阿鲁巴对他说,你知道吗舒勒斯分子结构,和巨幅魔力对世界架构有潮汐力影响的理论都是你父亲提出的。露基梅德思是一位非常厉害崇高的研究者,他留下的笔记应该还在你家的地下室里。禁锢我的结界符咒支架为环状正四棱锥紧密排布的结构,这其实是他的早年作品啦,只是后来不知怎么魔王就会用这玩意了。你能去学学然后给我解除封印吗这样我感激不尽啊。阿鲁巴说这些像是随口胡诌的话的时候眼睛都闪闪发光,就好像他说的都真的不能再真似的。

  西昂点点头。很认真严肃的评价了勇者先生慷慨激昂的热血讲话。“你的智商是假熊猫层面的吧。”用了一个肯定句,效果似乎很不错。阿鲁巴迟钝了几秒之后吵吵嚷嚷地反对,西昂打断他;“我压根不在乎这些,无论你有多了解露基梅德思,这对现在的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我帮你,可以。有什么报酬?“

  阿鲁巴似乎是在看着他,又似乎在看向别的方向。接着他抬起了手。接着的无尽的价值开始如同飓风一般坠落。食物,油灯,药品,衣物甚至一些类似贵金属的块状物出现又消失。“你所想要的物质的一切。”他轻声说。白茫茫的空间堆积了无尽的色彩,最后也划归了毫无欲望的惨白。

  “那么来立契约吧。”西昂仰起头,举起左手:“我想你也没有傻到会觉得我一定会相信你。”
  
  “我答应你接下来的一切请求。只要你不阻止我杀死魔王。”阿鲁巴举起右手,一切誓言似乎都应该被他的指尖洞穿,这令西昂感到头晕目眩。
  
  “我收回前言。”西昂摇头:“你是不是真的蠢到了假熊猫的境界了?”但是他却没有去看那家伙的脸。所以最终只是听到他在说,我只是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而已。
  
  “……他和我有关系吗。”西昂突然问。

  “谁?”

  “魔王。”

  他本以为这是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但是阿鲁巴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一样的顿住了,他看着他最后却点了点头:“有点关系。”

  西昂突然觉得阿鲁巴不仅蠢,而且还是个神经病。母亲和哥哥很早就死了,露基梅德斯也有天早上突然就死在了屋子里,还是他和克莱尔亲手埋的。而现在和他唯一有关系的并且还活着的人根本就只有一个。那么为什么他嘴里胡诌的魔王会和自己有关系。于是他问:“你说的魔王不是我或克莱尔吧。”

  他睁大眼睛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般:“当然不是。”阿鲁巴说。

  “那么我同意。”西昂想那么他口中的有点关系就是自己眼中的没关系。只要不是自己或克莱尔,他也没有理由阻止他随便对着一个人大叫魔王然后冲上去砍。

  光芒如同从未存在过似的消失不见。西昂放下手看向他,却发现阿鲁巴突然握紧了右拳,要将皮肤切碎。就像有什么生命正在其中生长并企图破壳而出。此时的他快乐的仿佛正在安然地死去,而所有死去的痛苦被这些誓约中的话扯成了微不足道的丝线,他沿着这些丝线走啊走跑啊跑,路,桥,人,人,树,人,树。最后目的地拥抱了他对他说我等了你很久很久了。而现在你终于来了。而你最终还是来了。为什么呢?不了解。不清楚。不明白。但这么长的路这么长的时间你都跨越了。没事的。你已经不需要再前进了。因为前面已经没有路可走了。

  


评论 ( 2 )
热度 ( 32 )

© 盐海 | Powered by LOFTER